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狸逃的博客

写之前不知道想说什么,写完了就更不知道了。

 
 
 

日志

 
 
 
 

我想去深圳   

2015-09-18 14:2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0年代中期,有一首歌火过一阵儿,歌的名字叫《我想去桂林》,歌中唱道:我想去桂林呀/我想去桂林/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我想去桂林呀/我想去桂林/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按我粗浅的理解,这首歌的火反映出当时上班族对于“带薪休假”的强烈渴望。现在好了,城里人有钱又有时间,但恐怕也没多少人还想去桂林了。

今年我想去深圳。第一个原因就是没去过。我这人不太爱旅游,这些年去过的地方基本也都是打业余比赛,深圳有比赛,还不少,但那里业余水平太高,一直没敢去,怕被打花了。第二个原因嘛,就是深圳公开赛了。别误会啊!不是去参赛啊,给外卡也不去。我也就是去看看。

钱我是没多少,但时间有的是。由于温网向后推迟一周,今年深网的赛期将跟国庆黄金周有很大的交集,深网也将成为国内球迷假期观赛的一个绝佳选择。去年本来我也有机会来深圳的,周兵同学力邀我来做现场司仪。我这人没啥本事,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一想到我那咿咿呀呀的哑巴英语还要跟雷雷的英国口音面对面交流,我就直接用中文宣布退赛了。今年就简单多了,我只是想以一个球迷的身份来深圳看看球,在大叔的年纪再重温一下十几、二十年前单纯而快乐的观赛体验。

北京沙龙公开赛是1993年开始的,是ATP当时在北京的试水之作。那时办比赛的宣传营销没现在这么复杂,也没那么多渠道,在主流报纸上发个消息,告知一下不算广大的球迷就行了。比赛是在亚运村的奥林匹克体育馆(现在叫“国奥体育馆”)举办的,场地是现在已经不带玩儿的室内地毯赛。国外球星大家都是奔着张德培去的,张德培也没辜负中国人的热情。沙龙赛办了三年,他也拿了三年冠军。当然了,那时比赛的现场观众不多,有电视转播时就会组织附近大专院校的学生坐着大巴来,尽量把场地撑满,大家来了也都把张德培当自己人看,一边倒地为迈克尔.张加油,希望他打败洋鬼子,就算不扬国威,也能增添些民族自豪感。

通过现场看球,我也认识并记住了很多国外球员。比如93年跟张德培打决赛的鲁塞德斯基,那时他还是加拿大人;比如94年跟张德培打决赛的瑞典球员贾利德,据说他儿子现在都开始打职业啦!比如阿加西在尼克网校的同窗大卫.韦顿,我跟职业球员的第一张合影献给了他;比如那时刚进职业网坛自己都是一枚“小鲜肉”现在已经当上“小鲜肉”丘里奇教练的托马斯.约翰森;比如那时排名仅次于张德培的美籍华裔球员何思模(Tommy Ho),左手持拍,球风犀利;比如当时的职业网球第一高人,来自比利时的迪克.诺曼,身高2米03,95年第一轮居然抽上当时的持外卡参赛的国内一哥、身高只有1米65的夏嘉平,那场景可比去年波哥大站决赛卡洛维奇碰塞拉还要夸张!当然除了认老外,我看球的主要任务是为中国球员加油,夏嘉平、潘兵、张九华、郑宇、徐欣、乔俊祥。。。今年只有张择拿了深圳站的外卡,吴迪的排名已经不好意思拿外卡了,所以我准备早点去,给资格赛里的中国球员们加油!

沙龙赛办了三年,ATP肯定觉得北京市场还是不大成熟,同时还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再加上烟草赞助也退出了网球赛事,所以就没再接着办。好在烟酒不分家,没过几年上海也有了职业巡回赛——喜力公开赛。要是搁现在,喜力赛应该跟深圳站一样都是250 级别的。但有沙龙赛在前对比,还是觉得喜力赛办的更洋气一些:仙霞网球中心的布局很合理,观赛十分方便;网球氛围也更浓郁,98年首届就有相当说得过去的上座率,上海球迷懂球的多,也愿意为看球花钱,那时我还不认识张奔斗老师,所以每年都为票房做出了微薄的贡献;主办方邀请球员也更讲策略,张德培还是要力捧的,但也知道每年都要给他找个更配得上的对手,从伊万尼塞维奇、诺曼到里奥斯,毕竟网球比赛是对抗性项目,是需要悬念的,

喜力赛我就看了前四届,那时我还在报社工作。记者嘛,时间比较自由,每年秋天我都会为这项赛事预留出一周的时间,也就是说十多年前我就学会为了看球而“任性地翘班”和“愉快地玩耍”了。喜力赛给我留下印象较深的几个片段是:赛事不大,所以球员都很放松;赛场也不大,所以能在很多场合遇到球星。比如99年我就老看到马格努斯.诺曼领着一个小孩满场溜达,当时正传他和辛吉斯的绯闻,我还纳闷,这么快就有孩子了?后来一打听,是他教练的小孩。比如球员没比赛时,经常会上看台看球,我就见到里奥斯好几次。他也是我当年很喜欢的球星,只是那时我已经不怎么追星了。亏得没追,我亲眼看到“智利独狼”拒绝了好几位球迷签名以及合影的要求,虽然他当时其实也没啥事。比如由于比赛气氛轻松,一些大牌球员会尝试双打玩玩票,比如我在上海喜力赛就看到过张德培和张君培的兄弟组合以及里奥斯跟他教练的临时搭档,说实话,张君培的网前比他弟要好,而里奥斯则是一个不太好合作的双打伙伴,他会因为对自己教练发挥不满意而半是故意半开玩笑地把球发到人家身上。比如我知道了“幸运失败者”是咋回事,99年伍德布里奇和李亨泽在喜力赛打了两次,第一次在外场打的,李亨泽赢了,伍德布里奇不服,又在中央球场约了一场,结果还真复仇了。这当然是玩笑,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资格赛决胜轮,伍德布里奇输给了李亨泽,结果正赛有人退出,伍德布里奇以“幸运失败者”身份替补,巧的是又碰上了李亨泽。比如创下ATP巡回赛比赛用时最短纪录的比赛发生在2001年喜力赛上,只有25分钟,姜山两个0比6速败于现在给菲.洛佩兹当教练的克拉维特,当时我在看台上就见识了西班牙上旋球的威力,也意识到国内平击打法确实落伍了。

喜力赛一直办到2004年,这时国内的网球气候已非上世纪九十年代可比。这之后,上海就有了大师杯,北京也有了中网。比赛的级别越来越高,规模越来越大,来的球员也越来越知名,而我也从一个普通球迷混成了所谓“网球人”。但我确实怀念那些背着球包去现场看球的日子,边看边聊,看完再打,希望今年的深圳能给我一次重温的机会。

看了今年深圳公开赛的球员名单,"小鲜肉"不少,丘里奇、韦斯利、钟铉、兹维列夫都会来,这些新鲜面孔都是我想看的,反倒是“领衔主演”的伯蒂奇和西里奇本人兴趣不大,一是平常直播中已经看过不少次了,二是这两位“奇”人的打法说实在的有点乏味。两位单反好手罗布雷多和科赫尔施雷伯的比赛也值得近距离欣赏,都三十多岁了,没准就是最后一次看现场了。

今年脏老师还会去深圳采访,我们已经约好要一起打球了,我已经不打算再教他网前截击了,不是对脏老师没信心,而是都到了这把年纪,就别再那么较劲啦!深圳我也认识不少球友,大家还是通过交流赛来切磋球技增进感情吧!当然如果有能陪参赛球员热身的机会,我也不会拒绝。毕竟2012年我在北京挑战赛上跟斯洛文尼亚球员泽姆利亚练了半小时后,过了没半个月,他的世界排名就首次冲进了前100。后来没再找我练,排名也就一直往下掉,现在连人影都见不着了。

虽然只是个球迷,但我会要求自己跟球员一样,在深圳尽量过着酒店—球场—机场这样三点一线的简单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50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