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狸逃的博客

写之前不知道想说什么,写完了就更不知道了。

 
 
 

日志

 
 
 
 

再不更新,就该不调了——本周剩余网球时间   

2013-08-15 18:2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已经不调了——当你把博客弄成一月一次的例假后。标题应该叫“再不更新,就该怀孕了!”,或者干脆叫“再不更新,就该绝经了”。

所谓不调,其实就是各种紊乱。本来上周在微博上说好要更新博客并预告蒙特利尔时间的,但就是楞没抽出时间。那都在忙些什么啊?还是那三件事:睡觉,打球,喝酒。

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说的就是,你人生中剩余的时间越少,那么你就会觉得时间过得越快,just so so...翻成中文就是,嗖嗖的。

说是睡觉,其实是睡不好觉;说是打球,其实就是睡醒了没事干;说是喝酒,其实是为了晕得乎的好睡觉。

温网之后,大家都需要休息,连《体坛周报》的网球版都停了两礼拜。脏老师携妻带子(文言还有一个说法但是忘了怎么说的,也是脏老师先用的)去美国东海岸还是西海岸休假去了。

我只是去了趟宿州,火老请我去的。去了才亲眼看见,在中国办网球赛事尤其是基础性的低级别赛事有多辛苦。好久不见,火老都瘦了。

火老虽然叫火车,但人其实很和气,没那么大火,干活也不机车——人手不够,好多事无巨细都亲历亲为,大到签合同,小到撰写新闻稿。

宿州这站是在中国举办的WTA首站125K系列赛,这个系列赛是陈述老师为亚太地区专门设计的。除了他老人家,还见到了好久没见的周兵同学,她这次是协助裁判长负责这次司线的排班,好像也瘦了。也可能是陈述老师和周兵同学都在外奔波一个月不着家了,立志成为网球裁判的同学,你们做好这样的准备了吗?裁判跟球员一样,都是“孤独的职业”。

我去只是解说一场女单决赛,皮尔对郑赛赛。皮尔三盘赢的,看场面赛赛跟皮尔水平差不多,打法也很接近,差距主要体现在经验上。但以现在女子网球的趋势和发展速度来说,郑赛赛的前景预期也很有限。因为皮尔就是一个很好的参照。虽然皮尔曾经打到前11,但以她目前的状态也很难打回去了,能回前50就不错。

这次解说是跟文俪原教练一起说的。在我没去高网说球前就在北京电视台听过文老师说球,还在王越老师的《网球》教学片里看过文老师打球,所以这次说球还是有点紧张的。

好久没见文老师,她好像也瘦了。除了广义相对论,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说的是,人一旦胖了的话,看别人都会觉得瘦。

文老师说她也有点紧张,毕竟好久没说了嘛。但比赛开始当看到连我这么著名的网球评论员都满头大汗时,文老师就不那么紧张了。

后来连火车都看出我紧张了,连忙派工作人员送来了赛会的毛巾还有塑料袋冰块。

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场的看台上解说,也是第一次在解说的时候享受到球员级别的待遇。

不知为什么,摄像老师比我还紧张,他用来擦汗的毛巾都能拧出水来了,还拧了好几次。球员当然就更紧张了,女单比赛打了三盘,赛赛换了三件球衣,皮尔换了两件。

后来因为大家都太紧张了,女双决赛就没转,但我还是看了。

那天不知怎么了,光看不说还紧张,一脑门子汗,哗哗的。虽然现在没教练带,但韩馨蕴的球还是不错,至少比她的日本搭档穗型惠理要好太多了,基本上是韩馨蕴一人在打。

双打当中说“一人在打”的意思是“一人得分”,其实光看场面,是穗型惠理“一人在打”,因为小克拉吉塞克/巴博斯只要一有机会总是把球打给她。

因为前面的比赛没看到,不知道这对瘸得有点厉害的“中日组合”是怎么杀进决赛的?但我知道的是,这场决赛打完后,穗型惠理的中文进步了不少,尤其是“对不起”说得越来越溜了。

日本人学说中文,都应该从“对不起”这仨字学起。

以上大部分都是在8月13日写的,就最后一句是8月15日写的。

以下部分是想8月13日写但没写改在今天写结果就可以少写几天的预告:

辛辛纳提直播时间:

8月15日(周四):23点至次日早10点;

8月16日(周五):23点至次日早10点;

8月18日(周日):凌晨1点至早6点;

8月19日(周一):凌晨零点半至凌晨三点半。

也就是说,从今晚开始,对男的来说是全程直播简称直男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把本站比赛称为辛辛纳提的原因,去年我可是把这站比赛叫做辛辛娜提的。

千万别问我为什么8月17日为什么没有直播这样的问题,去问爱因斯坦老师吧,他会用相对论给你解释的。

如果你还不知道为什么这站改叫辛辛纳提的话,我就再贴一篇文章在这儿,前天写给《体坛周报》的,腾讯网球应该也有。

 

纳达尔:精“打”细“算”的硬地赛

在罗杰斯杯开始前,人们并没有把纳达尔视为当然的夺冠热门,大家更看好赛会卫冕冠军德约科维奇或新科温网冠军穆雷。这种思路跟纳达尔三月份赢得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后普遍的说法是一致的,那就是纳达尔在夺冠道路上没有遭遇足够的考验,因为他既没有碰到德约科维奇,也没有碰到穆雷——这两位当前最好的硬地球员。

但最后的结果却是纳达尔在蒙特利尔拿下了他职业生涯地25座大师赛冠军(半决赛击败德约),赛季成绩达到48胜3负,其中硬地成绩更达到10胜0负。新一周的世界排名超越同胞费雷尔来到No.3,与德约科维奇的世界年终第一之争也愈演愈烈。值得注意的是,在纳达尔的25个大师系列赛冠军头衔中只有区区7个是来自硬地,而其中罗杰斯杯就有3座。也就是说,加拿大公开赛是纳达尔成绩最好的硬地大师赛。这是为什么呢?

很显然,时间点是最重要的原因。我们都知道,罗杰斯杯举办的时间是在每年的8月初,顶尖球员通常都选择在温网之后休息一个月,然后将该项赛事作为美网系列赛的起点,纳达尔也是如此。今年由于纳达尔在温网首轮就爆冷出局,他休息的时间更因此多出将近两周。这就是巡回赛中可以将坏事转化为好事的自然辩证法。罗杰斯杯是纳达尔在今年拿到的第八个冠军,其特别的意义在于,这是他本赛季第一次左膝不缠着绷带拿到的冠军。

当纳达尔在2月份从南美红土开始自己的复出之旅时,有略显悲观的国外专家给纳达尔支招:职业生涯的后半段干脆就以红土赛事为主,硬地比赛就打澳网和美网两个大满贯,其他都免了吧——这听起来简直就是那些“泥耗子”的生存策略嘛!好在这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红土之王”和“金满贯得主”有自己的主见。虽然纳达尔不太喜欢硬地比赛,但他也很清楚,以现在的赛事安排和场地格局,如果不打硬地比赛,他很难维持住自己的排名。

也许,不打草地还凑合。

从纳达尔连续两年在温网过早出局的结果,我们可以得出什么结论?是纳达尔不擅长草地吗?当然不是。你怎么可以说两届温网冠军得主不擅长草地呢?问题的重点是对于现阶段的纳达尔(其实是他的膝盖)来说,法网和温网这两项大满贯确实离得太近了。这跟场地转化无关,已经打了13年职业网球的纳达尔早就知道红土和草地的特性有多么不同,也知道如何去适应。问题就是两周的时间太短,他根本来不及让自己的膝盖得到足够的休息。当然,你也可以换一个角度说是欧洲红土赛季有点长,而纳达尔又差不多每年都是全勤。2015年,温网开赛时间将推后一周。对纳达尔来说,这可能有点晚,而且一周好像也不太够。

当年满32岁的费德勒还踟蹰于休赛期是应该多陪陪老婆孩子,还是多卖卖力气训练时,纳达尔已经找到自己的方式:那就是先好好休息,然后再玩命训练。早年间纳达尔的参赛策略很简单,就是直到打不动了或打伤了为止。纳达尔每到下半年或赛季末的疲软都是这种参赛策略的直接反应。这几年托尼叔叔也在不断做着调整,今年的变化最明显,那就是打打歇歇,基本节奏就是打两个月,歇一个多月,以红土赛季为核心,兼顾其他比赛。用中国一句老话“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来形容非常合适。“温网”就是这么被“晒”的, 那么“美网”呢?你很难指望纳达尔以红土赛季全力冲刺直至法网那样毫无保留的态度来对待“美网系列赛”,所以观察他在辛辛那提站上的表现将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纳达尔今年10胜0负的硬地成绩有一定的欺骗性,避免输球有一种方式就是尽量少打。但问题又来了,赛季剩下的比赛可全都是硬地的了,纳达尔该如何精“打”又细“算”呢?

另外还有一个大家关心的问题,社区盾上周已经踢过这就意味着英超这周也有要开始了,詹俊老师就不来了,但火老周日会来。办过WTA的比赛后,火老解说ATP的比赛也会有点新体会。我跟俊哥打好招呼了,美网期间他肯定会来。

  评论这张
 
阅读(31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