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狸逃的博客

写之前不知道想说什么,写完了就更不知道了。

 
 
 

日志

 
 
 
 

我得了婚前焦虑症——印第赛直播时间  

2013-03-06 11:3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题:婚前焦虑症。

这得分开说,焦虑症是我得的,但婚是别人的。也就是说,我在别人的婚前得了自己的焦虑症。

这别人也不是外人,而是二十多年的球友高峻。搁职业网坛那就是费德勒和阿莱格罗的关系,打刚会打球就认识了——网球发小儿——后来有一阶段还是双打搭档,再后来就各忙各的,配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他是一个多月前通知我在他人生的第一个婚礼上担任伴郎。自从应承下来后,我的婚前焦虑症就犯了,主要症状就是不上网自然也包括微博和博客了。

以前每年差不多这时候,我都会犯点病,主要是自闭症。今年赶上高峻结婚,结果自闭症转移了,改成婚前焦虑症又犯了一回。

以前自闭症发作时的主要症状是关手机,再早是关呼机,更早的时候我还小,没敢玩过离家出走。

有了微博这种新的社交工具,确实有利于减轻我的病情。这就好像犯了同样的毛病,党员可以先接受党纪处分,群众就得直接面对国法惩治一样。现在我不管病情多严重,都不会关手机,更不会关呼机了。以后,等有了更高科技的新玩意儿,大概我也不会关微博了。

微博怎么关啊?

微博确实是开放的社交工具,因为一旦开了就不太好关。我发现好些个博主人都死了,微博也还开着呢,成为现成的墓碑,随时随地供大家身后凭吊。

还得说回婚前焦虑症。

有人问了,既然是朋友还是男朋友结婚,你为啥焦虑呢?

虽然高峻是男的,而且与我无任何基情,但其实我的焦虑跟那些因为前女友结婚而焦虑的朋友们差不多,都是由于新郎不是我!还有就是新娘子那么漂亮!

没准儿跟小三儿对自己男朋友那种相奸恨晚和老是无法扶正的焦虑感也有一比——他们结婚怎么都那么早啊?

有一种封建迷信:伴郎当多了,就当不上新郎了。所以还有一个说法叫“伴郎如伴虎”。

这些年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当了多少回伴郎了,更重要的是那些记不清多少个的伴娘的模样我也记不得了更别提电话号码了好像就没管人家要过。这样下去,我的婚姻运势恐怕要形成一个死循环。

还是一个多月前,在即将犯病的时候,我给所谓“成功”下过一个定义:那就是让尽量少的人知道你是个傻逼。

现在我发现,这个偏执的定义很像一个独身主义宣言,将自己逼到孤家寡人的绝境。耍单真要耍到这个份儿上,恐怕又将走向定义的反面,因为人人都会觉得你是个傻逼了。

其实我我向往的婚姻应该是这样的:互相都知道对方是傻逼,但不在乎,而且双方愿意终生保守这个不能说的秘密。婚前未必守身如玉,但婚后一定守口如瓶——谁是傻逼的秘密未必守得住,但至少不是从我嘴里说出去的。

那天高峻的婚礼是中式的,而且是经过扬弃移风易俗的中式婚礼。比如据我了解,新郎新娘头天晚上是住在一起的,因为确实没必要在正日子才假装进洞房和闹洞房了,一般正日子当晚新郎新娘也闹不动了。

连我这个伴郎都闹不动了,因为头天彩排到比较晚,第二天又起的太早(澳网之后我就没中午以前起过床,结果那天早7点不到就被新郎的电话吵起来了),婚礼结束就回家补觉去了。

再醒来就是体坛女编辑默默的约稿电话叫醒的,又让我当反方,说费德勒不打迈阿密是弊大于利,当时刚醒,脑子晕晕乎乎的,一听字数不太多,还没想明白就答应下来。

结果写的时候才发现这反方基本没法当,情况比那次写小威马上不行了还惨,跟小时候为赋检讨强说错那种言不由衷但又必须交差的拧巴感觉相仿佛。

下面就是这篇拧巴稿:

 

越少越好?

在为期三周半的印第安维尔斯+迈阿密连续两站北美硬地大师赛中“背靠背”夺冠,曾被视为难度系数不亚于夺得大满贯的网坛动作。德约科维奇曾在堪称疯狂的2011赛季中做到过,费德勒也曾在2005年和2006年两个“背靠背”赛季中加倍完成过这样的高难任务,这不但是当时瑞士天王正处巅峰的有力佐证,同时也是“费氏硬地王朝”正式建立的重要标志。但从本赛季开始,别说“背靠背”夺冠了,连“背靠背”参赛都成为泡影,迈阿密站已经从费德勒的赛程表上彻底消失。

既然已经承诺至少要打到里约,费德勒表示在新的奥运周期里,他将尽量精简自己的赛程安排,毕竟他已满足ATP三大“免责条款”,有充分的空间去选择赛事。费德勒的原则是“优先考虑那些我已经拿过冠军的赛事,或者我有较深感情的赛事,我爱那座城市,又或者是那里的球迷”。

这自然是比较官方的说法,因为按以上这些原则,迈阿密拿过冠军,巴塞尔是家乡赛事,感情肯定深厚,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舍弃。你只能说,费德勒拿过冠军的赛事太多了,而以他多年“头牌网球推广大使”的身份和在全世界广受欢迎的程度,找一座他不那么爱的城市确实也不太容易。要不说他不是简化而是精简赛程呢——必须精挑细选,精益求精。

迈阿密的落选可能基于以下几个原因:首先是时间点,如果跳过的话可以在繁忙的欧洲红土和草地赛季到来前赢得一个半月的调整时间;其次费德勒已经离开是赛事的主办机构IMG公司,跟赛事的感情自然没那么亲密了,而印第赛老板埃里森的女儿可是铁杆奶粉一枚;虽然在迈阿密拿过冠军,但另一个事实是,自2006年后费德勒就再也没进过决赛,这里的慢速硬地更适合后来迅速崛起的德约、穆雷甚至纳达尔的比赛风格,费德勒几次著名“摔拍”也都发生于此,可见他多么不喜欢这里的场地,不砸两下不足以解气;迈阿密还是使用鹰眼技术的首项赛事,众所周知,费德勒对这项网坛高科技向来是不太感冒的……

简约主义有一个著名口号:少,就是多。但对讲求积分和排名规则的职业网球来说,想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即使对费德勒也如此。在本赛季开局不利的情况下不参加迈阿密,肯定会损失一些积分,使他今年重返世界第一的目标看起来又遥远了一些。但最大的弊端还不在此,而是这项一度号称“第五大满贯”的赛事以后恐怕再也不好意思这么吆喝了。

到最后基本就开始打岔了,这是我写东西避免露怯的惯常招数。周一买了体坛也发现了,女编辑帮我加了很多内容,使我看上去多少有点像反派的意思了。而且我后来才得知,前面加的两段是从脏老师那篇头条评论里挪过来的,外人一般还真看不出来。

我对脏老师的模仿、抄袭真的已经恬不要脸地发展到实打实的剽窃了——既剽且窃,占完人家便宜了不但不给钱,还偷偷拿人家钱。

钱我是不打算还了,我就还两句赞美吧:那篇评论稿里关于费德勒和德约特质的总结真是到位啊!报纸没在我手边(前天去匠心之轮采访时买了一份,被女编辑默默拿走了,后来再买也没了),记的大意就是“费德勒巅峰期给对手带来的绝望感是‘反正我怎么努力也得被他弄死”,现在德约给对手带来的绝望感是‘反正我怎么努力也弄不死他’。两种绝望,一样牛逼!”确实牛逼!准备在即将开始的印第赛直播解说中带出处地引用一下,聊表敬意和歉意。

那期稿子里的正方是一法国人,前球员朱力安.布特,还力挺费德勒在温网和美网爆发呢?是不是法国人叫朱力安的都是奶粉啊?

我查了一下这个布特,今年39岁,是费德勒首个单打冠军(2001年米兰)的决赛对手,同年在巴塞尔的半决赛又输了一次,都是室内硬地。从此输的五体投地甘拜下风从球员变身粉丝知道网坛也马上要变天改朝换代了遂萌生退意。

跟这位前辈不同,另一个法国球员朱力安——贝内特乌,虽然也是奶粉,却如杀鸡取卵般以先屠牛后喝奶为头等快事,至今在室内硬地对费德勒保持不败。

最后不知该扯啥了,就来点儿实在的,把印第赛的时间先发上来吧:

本周日(3月10日):08:00——13:00;

下周一(3月11日):08:00——12:00;

下周二至周四(3月12日至14日):每天凌晨02:00——12:00;

下周五(3月15日):凌晨04:00——06:00;10:00——12:00;

下周六(3月16日):凌晨04:30——08:00;

下周日(3月17日):凌晨03:00——08:00;

下下周一(3月18日):凌晨05:00——08;00。

需要指出的是,本次直播只有ATP部分的,没有WTA的,这跟娜姐参不参赛关系不大,但跟娜姐确实关系很大。

高网今年除了深圳和澳网外,像悉尼、巴黎、多哈、迪拜这几站顶级赛事都没直播,好多球迷都问怎么回事。据我的外围消息,主要原因是WTA赛事的版权价格今年有变化,这背后的深层原因自然还是娜姐。现在央视和WTA还在谈,恰巧娜姐又接连退赛,双方只好继续僵持。等到娜姐迈阿密复出,也许事情会有变局,也许没有。也许娜姐迈阿密还不打呢,反正也不是第五大满贯了。生意场上的竞争跟赛场一样,都是风云变幻人心莫测的。

最后再吆喝一声,今天的体坛网球版,有我写的一篇娜姐训练观察日记和一篇评论,欢迎审阅,今天就不贴这儿了。

  评论这张
 
阅读(8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