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狸逃的博客

写之前不知道想说什么,写完了就更不知道了。

 
 
 

日志

 
 
 
 

没费纳么大劲儿就完了  

2013-03-16 21: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应该昨天写的。但昨天看完球之后就去北航打球了,在北航打完又去体师打,在体师打完又跟埃德博格去他家楼下喝了几杯,喝完也快晚上十一点了,所以就回家睡了,连德约和宋佳以及阿僵和菠萝两场1/4决赛都没起来看,我得为接下来连着两天的半决赛和决赛攒一些觉。

我可比费德勒岁数还大呢,本赛季开始前我已经决意要精简一下自己的赛程了。这不,高网已经帮我把好多女子比赛精简下去了。按美发行业的说法,叫粗剪大概更合适。

 

话说这次在印第安维尔斯训练场,费德勒偶遇到纳达尔时,俩人互相打了招呼,握了握手,拍了拍肩膀,这都是礼节性的,因为边上有好几百球迷里三层外三层地看着,还有好些拿着手机一通狂拍。

但俩人没怎么聊。训练嘛,时间很宝贵,都是按钟预约的,岂能光说不练假把式,而且教练也不答应。

第二天,埃里森老板叫他们俩参加新场地的奠基仪式,打电话分头通知时,费德勒问了一句:拉法去吗?纳达尔问了一句:罗杰去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俩人也都没问其他还有谁去就答应下来。

他俩在工地除了假装产了几锹土,戴上安全帽供记者拍照外,一直在一起有一搭无一搭地瞎聊。

费德勒:“你左边膝盖怎么样了?,打正拍时还疼吗?”

纳达尔:“还行,打正拍不太疼。打开放式反拍时倒是有点疼。托尼打电话跟我说,要是疼得实在不行,反拍可以削一下,但他还是不许我老削。这种时候,我特别羡慕你的单反。”

费德勒:“其实我最近单反打着也不太舒服,尤其是高点击球,背有点紧。你知道,我的背跟你的膝盖一样,总是时不时会找点麻烦。”

纳达尔:“你的背跟我的膝盖不一样,你那是小麻烦,我这可是大麻烦,而且我的大麻烦有两个。你的背是怎么伤的?”

费德勒:“发球练的呗。大家都夸我发球好,其实也是一筐一筐砸出来的。”

纳达尔:“这次复发也是因为发球?”

费德勒:“不是,最近都没怎么练发球。你知道我喜欢趴着睡觉,那天我正光着膀子蒙着枕头睡午觉,俩闺女突然一起跳到我的背上。。。你知道,她们也都不小了,加起来也有小一百斤了,虽然没孩儿他妈沉,但也够份量。唉,主要还是我老了。年轻的时候,米尔卡也喜欢这么干,趁我熟睡时背袭我,我都不怕。现在不比当年了。”

纳达尔笑着说:“你看你受伤都是带着幸福感的,不像我,天生奔波劳碌的命。”

费德勒也笑道:“我们家那位跟我说了,以后不许我趴着睡了。你看她不去管教孩子,却来教育我。有了那俩宝贝闺女之后,我不但不是世界第一了,在家里的排名也下降了。”

纳达尔:“哈哈,我在我们家一直排名不高,一帮叔叔大爷都排在我前面,所以虽然我现在掉到了世界第五,其实也没什么不适应的。”

这时埃里森老板招呼大家一起来个合影,安排球员位置时工作人员希望能按照排名来,埃里森则说:“随他们便吧,今天来的这几位都当过世界第一。”

结果不管怎么排,世界第二和世界第五都黏在一起,好像他俩是一个劳动小组的。

拍完合影,大家要散伙时,费德勒跟纳达尔说:“挺长时间没见了,本来应该给你带个礼物,但这回出来忙没顾上,这小镇上也没啥卖的。”

纳达尔赶忙接话:“不用客气,其实我也忘了给你带东西了。你知道最近我一直在南美混,那里的土特产都不方便带,我不像你总是包机出行,万一被查出来罪过就大了。”

费德勒:“你知道你这次复出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吗?爱开玩笑了。”

纳达尔:“哈哈!还是你了解我。歇的这半年多,我对很多问题进行了不受托尼叔管制的独立思考,好多事儿也看开了。”

费德勒:“这样吧,我也不打算送你什么东西了,其实你也不缺什么,这次在印第安维尔斯我准备送给你一个惊喜。”

纳达尔:“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啥惊喜啊?”

费德勒:“都提前告诉你了还能叫惊喜吗?自己回去看签表。”

纳达尔:“啊?托尼叔都不让我看签表的,只让我提前一天看赛程。”

费德勒心里说了一句:“托尼你没事吧?”嘴上却跟纳达尔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觉得自己在印第赛能走多远?千万别跟我说托尼教你的那套。”

纳达尔:“额,托尼这回倒是什么都没跟我说,但他跟罗伊格交代时我听见了,就一句:让拉法悠着点,别伤了膝盖就行。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能跑多远,打到哪儿算哪儿吧。。。”

这时其他几个球员也都已经钻进大会指定用车了,就剩他俩了,司机又不敢摁喇叭催,车里那几位也不好意思喊,都戴上耳机听音乐,还是费德勒先发现了这一状况,赶紧跟纳达尔说:“走吧,你也别猜了,3月14日见!到时你就知道了。”说完就转身上车了。

纳达尔在后面边追边问:“3月14日?在哪儿见啊?”

费德勒把车门一关,冲德约、阿扎、伊万做了个鬼脸,然后跟司机说:“师傅,开车!回酒店!”

司机问:“拉法还没上来呢。”

费德勒一脸坏笑说:“不用等他了。他坐拉里的专车走。一会儿拉法要去球场练球,今天的陪练是著名票友拉里先生。”

因为那几位都戴着耳机,所以也没听明白是咋回事。司机师傅一踩油门,奔驰GL550扬尘而去。

纳达尔本来想追,但一想到自己的膝盖还是作罢了。这时他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拉法叔叔,坐我们的车吧!”

回头一看,埃里森父女二人已经摇下车窗,正冲他笑呢。纳达尔紧赶几步上了后座。

刚坐下,他就听到埃里森那富有穿透力和威严感的男中音:“去哪儿?听说你今天预定了训练场?不介意跟我抡几拍吧?家伙我都带着呢,就在后备箱。”

纳达尔刚想说“我得问一下叔叔托尼”后来一想托尼根本没来,马上改口:“好的呀,正好看看您的反拍有没有进步。”

埃里森哈哈大笑,一拍前座司机的靠背:“开车,去球场!”

然后转头隔着女儿跟纳达尔说:“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纳达尔听了,一边脸上报以礼节性的微笑,一边心里纳闷儿:今天怎么了?谁都要给我一个惊喜。不对,罗杰的惊喜说是要3月14日才给。314是啥日子啊?我就知道315是打假日。。。

(脏老师对本文亦有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14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