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狸逃的博客

写之前不知道想说什么,写完了就更不知道了。

 
 
 

日志

 
 
 
 

巴黎夜话  

2012-11-02 16:2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不容易靠中网、上海大师赛以及世界华人网球公开赛把时差倒过来了,一个巴黎大师赛就又得倒过去。

我是很理解穆雷不想让总决赛移师其他大陆的想法的,这么倒来倒去的谁也受不了。

但其他大陆想做网球生意和ATP管理层的人可不这么想,要是不把年终总决赛在几大洲之间倒来倒去的,大家怎么挣钱啊?

今天脏老师要启程去伦敦了。这是今年他第二次总共第四次去那里了,在中网由我组织的他和土摩托的网友见面会上听他俩聊天,脏老师说伦敦是一座初见有隔膜感但越去越想去的城市,驴友土摩托表示同意,但他更喜欢去那些别人一听就不想去或不敢去的地方。

当脏老师去伦敦需要倒时差休息的时候,我会帮他打打下手,下面就是昨晚上给体坛写的稿子。如果买了报纸的朋友会发现,脏老师一个字也没写。

有没有比满世界跑还得倒时差更悲催的事情?有。那就是没事在家呆着还得倒时差。

 

赛季末的生死疲劳

 

当世界第一的代价很简单,就是你总会输给比自己排名低的选手。在ATP官方确认德约科维奇加冕2012年终世界第一后不到24小时,塞尔维亚人就在巴黎大师赛第二轮负于奎雷伊。6-0/6-7(5)/4-6的比数看起来有些诡异,这是德约在五次交手中首次负于奎雷伊,也是其十年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在送蛋的情况下被对手逆转。

赛后奎雷伊坦承,在首盘被零封,第二盘又0比2落后时,他想到的只是“这盘我怎么也得拿两局吧”。从只期望输得别那么难看到最后获得职业生涯到目前为止最重大胜利,这其中变化的首要原因当然是奎雷伊不放弃的信念和输得起的心态,但德约糟糕的身体状态也是明摆着的。“我知道问题在于缺少能量,第二盘时我没有一点力气,表现下降很多,几乎每一局都很挣扎。不过输球也有好的一面,至少我获得了几天的休息时间,过去几天我头脑里有些乱,我身边发生了一些事情”。德约说的一些事情除了自己的肠胃感染外,还包括自己的父亲因病住院,当然也包括他已成为年终世界第一的事实。所有这些事情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德约参加本次巴黎大师赛的求胜欲望并不那么强烈,这一点在他和奎雷伊比赛的决胜盘中表现得很明显,他依然在做各种尝试,但确实力不从心。

费德勒退出巴黎大师赛的理由是“身体遇到了小麻烦”,但身体状况同样不佳的德约却选择了出赛,这除了是出于对球迷和赛事主办方的责任感外,也有对自身竞技状态的考虑,毕竟本赛季他一场室内硬地比赛都还没打过,以“零热身”的方式打年终总决赛谁也没底。但现在这个结果让德约也很无奈,他说:“过去几天我感觉并不好,现在巴黎的比赛对我来说结束了,我得和团队坐下来商量看看伦敦总决赛之前我们还需要做些什么。我觉得自己的先休息几天,然后在比赛开始前再训练几天。”

问题还要回到ATP的赛程设计上。为了“压缩”赛程长度生生抽掉巴黎大师赛和伦敦年终总决赛之间的一周,看似“延长”了球员们的休假期,却让顶尖球员赛季末的疲劳感陡增。与去年相比,球员退赛潮从亚洲赛季推迟到欧洲室内赛季,那些已经或将要获得总决赛资格的球员中只好通过退赛的方式来换取一些调整的时间——特松加退出巴伦西亚,穆雷退出巴塞尔,费德勒退出巴黎。像德约科维奇这种爆冷出局的方式,大概是一种更为被动的选择。

而比球员身体受伤更重的则是相关赛事的商业利益甚至是品牌价值。巴黎大师赛的地位近年来一直有些尴尬,强制性参赛已经快沦为一句空话,年终总决赛的热身赛或资格赛的宣传效应也很有限。倒是对四巨头以外的球员来说,巴黎成为他们获得大师头衔的最好机会,去看看这里的冠军名录就知道了。就今年的情况而言,穆雷将是这些球员唯一的障碍。很难想象,这么具有突破性的一个2012赛季,穆雷竟然还没有一个大师赛冠军入账,巴黎可是每年的最后一站啊!

 写完发给女编辑时,穆雷也挂了,所以还得麻烦人家改了改。

一个没有四巨头的大师赛八强也许大家还有些不适应,但如果巴黎还是在这样别扭的时间点上举办的话,以后大家就会慢慢习惯了。但福尔热还是觉得难受,听说他想把巴黎大师赛挪到2月进行,我觉得那是一个好主意。早春二月,男女合赛,还是室内,听着就令人向往。

但对那些大牌球员来说,不管赛程怎么调整,他们还是会觉得比赛太多了,岁数越大的就会觉得越多,费德勒连家乡赛事都准备抛弃了,因为他反正也已经搬家了。

他给新家选址的原则就是去一个没有赛事的城市。他现在可以翻唱罗大佑老师的歌了:巴塞尔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巡回赛。

关于赛程的博弈,未来还会继续下去。在ATP方面看来,时间就是金钱;而球员的回答则是,效率就是伤病。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强制性参赛,我就受迫性退赛。

但从我这个业余解说的角度看,我觉得像特松加、穆雷、费德勒他们那种提前的“战略性退赛”并不可取,德约这种“象征性出赛”也不够好。我希望多一些中途伤退的事情发生,尤其是在后半夜解说的时候。他们不退赛,我就得退睡。

 

  评论这张
 
阅读(19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