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狸逃的博客

写之前不知道想说什么,写完了就更不知道了。

 
 
 

日志

 
 
 
 

我这算是被偷拍吗?  

2011-11-25 03:0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过上一篇《预防中年痴呆》,网易博客通过测试,不太敏感。

不敏感好,不敏感意味着时间长。

刚在CNTV说完费德勒跟费什的表演赛,凌晨还要去高网说纳达尔和特松加的生死战,中间这几个小时去哪里呆呢?

还是CNTV的领导好,说干脆去我们办公室吧!就在台的斜对面屋里有沙发还有电脑你愿意上哪个都行。

我还是上电脑了。

有人问了,你前一阵说球都少了以为你快退休了这次年终总决赛怎么又勤了?还不是因为现在住的周转房虽然有机顶盒但怎么也收不到170高网。

还得强调多少遍我说球只为看球要能跟大家一起看当然最好。

前天为了看伯蒂奇和替补萨勒维奇的比赛,我在周转房附近转悠了一圈,最后在一家洗脚房里发现有机顶盒还能调出高网。我知道高网是付费频道,为此我花了78元看了一个半小时顺便揉一下脚。

为什么只看了一个半小时呢?大家都知道这场比赛差不多打了两个半小时,而且我还是从头看的,所以根本没看完——因为这家洗脚房晚上11点半就关门,我还跟人家磨叽了一下以为替补萨勒维奇能两盘拿下,后来看到得打决胜盘了我也不好意思了,人家技师都要脱衣服就寝了,我也只好穿上袜子和鞋走人了。

出门才知道人家为什么11点半就关门,因为其所在小区的大门也是11点半就关,昨天我是翻铁栅栏出去的,身手还算敏捷,落地时没有小跳站得挺稳不扣分也没崴了脚腕蹲着跟腱。

我上回干翻栅栏墙这种事还是十多年前刚打网球的时候,为了不花钱蹭场地趁人家体师看场的师傅中午休息翻越栅栏门进去打,经常一打就忘了时间等师傅都回来了还瞎逼轮呢。那时年轻脸皮厚人家老师傅也不跟我们一般见识,认个错就放我们走了。我以小人之心推测还认为那主要是因为场地是公家的,场租也不归看场的师傅连提成都没有他也犯不上跟我们急。

可能有些朋友已经知道,对我来说,昨天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刚才在CNTV直播时我在微博上也跟大家说过了,拍子落在出租车上,丢了。

我只是丢了一把拍子,但北京的“的哥”却因为有车号[京BL9237 ]这么个败类而丢脸:你丫要那个拍子有啥用?你丫会打吗?你丫要是会打,我宁愿放弃这项运动,因为不想跟你丫有任何同样的爱好。

这拍子是HEAD的L3,就是柳比西奇、加斯奎特、尤兹尼、脏老师等球员用的那款,黄的,圆头,大家应该都知道吧?

我跟PRINCE约满后没有续签,这是我在赞助空窗期用我比赛获奖的另两把球拍跟吴斌老师的球友店里换来的,已经用了两三个月了。HEAD最近也在跟我接触,想让我变成脏老师的同门师弟和陈君乐的同门师哥,所以本来这两把拍子我也找到继承人了,就是前两年打遍北京12岁组无敌手今年开始打14岁组就有敌手的张怡方(外号张铁牛,今年暑假刚去德国慕尼黑皮里奇网校进修现在算是德约科维奇同门师弟了)。前俩星期我已经移交给他一把让他先使着适应一下,我想最近也没啥业余比赛我球打得也不太密有一把够用了。

现在可好,不但我没的使了,连张铁牛也没法配成对儿了。

本来今天挺高兴的,用那把拍子代表动物园队去冠达俱乐部跟西部连队打联谊赛,出场五次保持全胜,比数分别是7:5;7:5;6:0;7:6(5);6:3,既有净是关键分的险胜,也有花样频出的横扫,好久没这么过瘾了。

赢球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其间打出不少连我都不好意思的牛逼球。最近一个月状态都不太好,睡眠不足,老眼昏花,我以为那些球我这辈子至少是本赛季再也打不出来了,没想到集中在一个下午依次绽放了,有点花团锦簇姹紫嫣红的晕眩感。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五场双打中有一场是复仇之战,就是最后6:3那场——我跟动物园队的青蛙搭档,战胜了金鸥和黄老邪的组合。为什么说是复仇之战呢?这还得从一个多月前北京市网协的团体赛说起。

那次比赛我所在的重兴俱乐部最后夺冠,但在1/4决赛中我们碰的对手就是西部连队,当时我跟全国业余网坛鼎鼎大名切人无数但已经3年多拒绝跟我配对的前搭档杨睿同学再度合作居然2:6就输给了金鸥/黄老邪,爆出比赛当天的最大冷门。

当时我出于大局考虑,承担了输球的主要责任,并自觉要求退出了接下来的半决赛和决赛,赛后队里还单独表扬了我的这种自我牺牲,认为就价值来说,我的不上比某些队员的上更重要。或者这么说大家就更容易明白,意思是我要是出场的话,很可能我队最后就无法顺利登顶。

但在内心之中,我一直在找一个机会证明自己的实力,因为在双打当中有这样一个定理:如果A+B<C+D,而A+E>C+D,那么E必然>B。换算成人名的话,这样描述可能就更清楚了:狐狸/杨睿负于金鸥/黄老邪,而狐狸/青蛙赢了金鸥/黄老邪,那么青蛙就相当于E肯定>代表杨睿的那个B,而在动物园内部以及北京业余网球圈公认的(有些论证题的前提条件是无需证明也就是所谓默认前提),狐狸也就是A>青蛙E,那么以此类推,狐狸A也肯定>杨睿B。再根据著名的“木桶原理”即“一只木桶盛水的多少,并不取决于桶壁上最高的那块木块,而恰恰取决于桶壁上最短的那块短板”,那么A+B那场双打失利的主要责任在谁就很清楚了。

真是累死我了。但为了找出真正的责任人,这点累我也认了。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是任劳不任怨的。

也许有人会说你丫狐狸逃老是报喜不报忧,在博客上感觉你是不可战胜的好像就没输过球似的。那我只能说你看我博客太少,不是从博客大巴、网球网一路跟到网易来的。那又有人问了,为什么你和杨睿输球的时候不来篇博客?我倒是想写来着,那几天网球网没一天能打开我写哪儿啊?还有人问,那微博上写几句也行啊,这么复杂的证明题微博那140字说的清楚吗?

之所以拖到现在我才把事实真相公之于众,是因为这个不等式证明题我已做过两遍经过反复论证可以确信了——两周前,我和动物园队的大象合作早就战胜过一次金鸥和黄老邪,也是带观众的准正式比赛,那次比分更轻松,是6:2。大象是谁?我也别提名字了,就报一下岁数吧,都快五张了,基本只能站和走不能跑着打。那次赢球我也没提,我还是挺谨慎的,怕那只是一次偶然的意外。现在,事实终于大白于天下了——公道不公道,自有天知道,不是不报道,时候还未到。

杨睿同学,你明白自己的问题了吗?

本来写到这儿,又挺高兴的,但一想起来拍子没了,还是很扫兴。

本来想趁着昨天的好状态,今天说完纳达尔跟特松加,回家睡几个小时,下午或晚上再打几场波的,没拍子用什么打啊?用嘴?那是打啵儿。

气死我了,这不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费德勒难挤无奶之牛吗?

网易博客通过测试,挺不敏感的 - hulitaotennis - 狐狸逃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7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