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狸逃的博客

写之前不知道想说什么,写完了就更不知道了。

 
 
 

日志

 
 
 
 

球评:发挥得很牛  

2011-11-23 17:0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可不只是说牛打得很牛,那还用说吗?也指狐说得很牛。

我一般不怎么夸自己,但昨天说得真是不错,有点高屋建瓴(见零)的感觉。基本没什么废话,每一句都在点上。

真不是吹牛,早上起来看新闻,我在比赛中说的好些话,两位球员在赛后发布会上又都说了一遍。

按时间和时差来说,费德勒和纳达尔说的都是我的梦话,代表我的潜意识发言。他们知道网球该怎么打,我也知道,只是我打不出来只好说出来。说,终归还是容易些。

这首先还得感谢费德勒,高屋是他搭的,我才能从上面泼(口)水。当然,也得谢谢纳达尔。

还得谢谢小胡,他配合得也不错。在高网多年的锤炼下,我也从一个甘于捧哏的,生生在小黑屋里被禁室培育成一个逗哏的。

具体包袱也想不起来了,当你说得和费德勒打得一样流畅时,句子和句子之间是不可拆分的,就像上一拍球和下一拍球也是连着的一样,只能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和感觉。费德勒赛后说他打了一场“伟大”的比赛,我不喜欢这种用这种词来形容自己。

使劲回忆了一下,想起了两个即兴发挥的例子,还都是关于纳豆的。第二盘纳达尔0:4落后时,我跟小胡好像说了一句:真怀念当年那个追分少年啊!再有就是赛点的时候,当纳达尔反拍救球时我看弧线轨迹还没等球落地就说了一句:没了。几乎与此同时,小胡说了一句:有了。这确实反映出捧哏和逗哏角色扮演的差异及立场的不同。

赛前我就说要演好费黑或豆粉,但昨天那个情况演费黑实在太难了,豆粉演的像不像也不是我说了算。

但毛病我都记住了,比如记不清07年和08年,分不清汉堡和蒙特卡洛,也不认识那个什么公主,都是很低级的错误,还有就是比赛结束时没敢断言费德勒已经获得小组第一,只是说他肯定出线。文科生啊,数学太差了。在这里,谢谢“看网球”的及时指正。

说到费德勒到底牛在哪,我觉得这场比赛给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反拍接发球,尤其是第二盘,非常地迎前,最大程度限制了纳达尔的旋转和节奏,这是安纳孔网球理念中很重要的一点。印象中第二盘费德勒的反拍好像就没怎么用切削接发,当然一个连07年和08年都记不清的人的印象也不太可靠。

接发迎前的结果大家也看到了,就是赢钱——这场又是12万进账啊!而且还是快钱,有多快呢?比赛打完了,我又在演播室里看了高网重播的特松加和费什的第二盘才走的,一是这场没看到,二是怕太早了公交车少。就这样,我出门时天还没亮呢。

 

虽然“费纳决”的对抗质量在下降,但就我解说的感觉而言,还是比“德纳决”要言之有物一些。上个月给《网球》杂志写的专栏里写美网男单决赛的一句话可以作为我对现阶段“德纳决”的总结:这是男子网坛的终极对决,终极的意思就是“德纳决”可以把网球变成一项无氧运动:球员打到没力气,球迷看到难呼吸,球评说到不言语。

 

  评论这张
 
阅读(5182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